暗黑2新闻

纪念墨菲斯托

纪念墨菲斯托

纪念墨菲斯托

暗黑资料篇发售的那一天,憎恨囚牢再次遭到屠戮。我独自在第三层的小河旁徘徊,遇到一只幸存下来的不死的冥河娃娃,前来问我道,“可曾为大家写了一点什么没有?”我说“没有”。它就正告我“大王还是写一点罢;老墨们生前就很爱看大王的文章。”

 

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。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憎恨囚牢。一百多个老墨的血,洋溢在我的周围,使我艰于呼吸视听,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?长歌当哭,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。而此后几个所谓亚玛逊,女巫的阴险的论调,尤使我觉得悲哀。我已经出离愤怒了。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;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,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,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,奉献于老墨的灵前!真的老墨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。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?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,以时间的流驶,来洗涤旧迹,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。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,又给人暂得偷生,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。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!我们还在这样的憎恨囚牢上活着;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。离六月二十九日也有一个多月了,奥美的正版快要降临了罢,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。

 

我在三十日早晨,才听说上午有黑暗议事会成员发现暗黑的“英雄”进入憎恨囚牢的;下午便得到噩耗,说他们居然动了手,死伤至数百老墨。但我对于这些传说,竟至于颇为怀疑。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,来推测的暗黑的“英雄”们,然而我还不料,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。况且始终微笑着的,唱着歌儿的老墨,更何至于无端在河边里喋血呢?

 

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,作证的便是地上的装备。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,简直是虐杀,因为身体上还有LANCE的伤痕。但女巫放话出来,说她们是“MF”!但接着就有男巫的流言,说它们是能掉WF的。惨象,已使我目不忍视了;流言,尤使我耳不忍闻。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?我懂得衰亡国度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。沉默呵,沉默呵!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(众奶牛齐声:MOO~~~~~~~)

 

但是,我还有要说的话。稍有人心者,谁也不会料到在憎恨囚牢会有这样的罗网。老墨竟在憎恨囚牢内中了诱导箭,从背部入,斜穿心肺,已是致命的创伤,只是没有便死。暗黑法师想扶起它,中了四箭,其一是穿刺,立仆;同去的黑暗议事会成员又想去扶起它,也被击,冰封球从左肩入,穿胸偏右出,也立仆。但它还能坐起来,一个野蛮人在它头部及胸部猛击两棍,于是死掉了。始终微笑的,唱着歌儿的老墨确是死掉了,这是真的,有地上的装备为证;当几百位老墨从容地转辗于暗黑的“英雄”们的魔法攒射中的时候,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!女巫的火墙的伟绩,男巫的尸爆的武功,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。这哪里是老墨们?!分明是“劳模”!!!!!

 

但是KM者却居然升级了,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……。时间永是流驶,憎恨囚牢依旧太平,有限的几个老墨的生命,在《暗黑》中是不算什么的,至多,不过供高等级的角色以MF的机会,或者给低等级的角色作为升级的EXP。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,我总觉得很寥寥。暗黑的“英雄”们升级的历史,正如煤的形成,当时杀了大量的人,结果经验值却只是一小点,老墨只是其中之一,更何况是它们没有魔法免疫,物理免疫。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,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;真的老墨,将更奋然而前行。呜呼,我说不出话,但以此记念老墨们!

1.11BHR
1.3CHRD
1.3CHRD

专题推荐

>>更多
圣骑士的技能树及光环效果

圣骑士的灵气作用是巨大的,不但可以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能力.........

BH PAL的练法与PK指南

限于本人水平有限,且时过境迁,pvp也已出现了很多新的玩法,新的搭配...

1.11后PET(佣兵)的基础知识

现在已经无需带同佣兵慢慢升级,可以直接雇用一个跟自己相差 5 等级以内的佣兵......

非资料片key的介绍和实现方法

怎么做无限使用key司机先带1号BB,直到地狱ACT2的督瑞尔门已经打开了...